安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画情书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安阳信息港

导读

一、暗月云梦  寂静的夜晚,寂寞的人,一丝凉风吹来,落无尘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洛城的秋夜还是略带寒意的,他抬头望了望夜空,一弯残月高悬,无助的

一、暗月云梦  寂静的夜晚,寂寞的人,一丝凉风吹来,落无尘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洛城的秋夜还是略带寒意的,他抬头望了望夜空,一弯残月高悬,无助的俯视着大地,周围的星辰暗淡似无,他回头凝视了一下远方,月虽残,星虽稀,但依然泛着淡淡的金色笼罩着洛城。  落无尘的一身白衣在幽暗的月色下显得格外发亮,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远处的一座楼阁闪着灯火,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亮丽,忽然间一道疾风吹起,宛若流星划过夜空,一闪而逝,消失在灯火阑珊。落无尘叹了口气,挥扇漫步,走向那座楼阁。他走近时,这座阁楼已经熄灯,一片寂静,他抬了抬头,在幽暗的月色下,“云梦阁”三个字清晰的嵌在楼牌上,他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了手。  “有人吗,在下路过,冒昧打扰?”落无尘高声说道,寂静的夜半天仍无回音,他缓缓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忽然,一阵琴音悠扬的升起,似天外传音,充满了醉意,似乎又是在做梦,一个令人沉醉的梦,在这个梦里落无尘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往事,那些谁都不愿意去触及的梦,落无尘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颤动,那究竟是痛,还是梦,令他几乎不能自抑,可是梦毕竟是梦,落无尘静了静心。忽然间,灯火齐亮,琴音还在不断地缭绕,只是没有了初时的杀意,落无尘舒了一口气,放眼望去,大厅内灯火阑珊,中间一位女子身穿蓝衫,长发飘飘,眼波流动,玉手纤纤抚琴而奏,不知为什么落无尘一眼看上去竟是如此的亲切,似乎见到了故人。  那位弹琴女子站起身来,斟了一杯酒递到落无尘胸前,“公子才貌双绝,到访敝阁,小女子实属万幸!”  “姑娘太客气了,在下夤夜来访,实为不该,敢问姑娘就是云梦阁主?”  “公子所料不错,在下便是云梦阁主南香衣,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南香衣笑问道。  “在下落无尘,听说云梦阁主能知百事,善解人心,那就请姑娘解在下之心”落无尘笑着望向南香衣。  “原来是洛城公子,怪不得能直入云梦阁,想不到贵为人中龙凤的落公子竟然也有忧心之事?”南香衣说着又斟了一杯酒。  “南姑娘见笑了,洛城公子皆是虚名,还不如浪迹江湖来的快哉。”落无尘言语间透露着不胜唏嘘。  “落公子惊才绝艳,天下无双,不知在下能为落公子解答什么?”南香衣缓缓将目光洒向落无尘,只见他面如冠玉,俊眉朗目,长生玉立,英姿勃发,可是在丰神俊朗的面庞下却紧锁着一对双眉,眼神间透露着一丝苍凉的忧郁和淡淡的怜爱,不知为什么南香衣却感觉到他是如此的亲切,似乎见到了故人。  “好酒虽好,可是为何世人喝了之后却易醉?”落无尘一饮而尽。  “红尘似水,醉眼茫茫,人醉心先醉,世人皆先自醉,而后醉在酒中,落公子清雅飘逸,想必未醉吧?”  “闻听南姑娘相心术天下,不知南姑娘是否愿意进入在下的心界?”  “只要落公子愿意,在下尽力而为。”  南香衣紧盯着落无尘的双眸,缓缓的进入落无尘的梦境,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无边无际的海水,突然一个影子飘来,南香衣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忽然一阵大浪涌起,将南香衣淹没。  南香衣双眼一黑,不由得晃了两下,她摇了摇头,睁开眼睛,落无尘一双眼眸如水月华望向她,她不由的脸一红。  “南姑娘,你没事吧?相心术太过耗神,南姑娘能练到这般境界甚是不易。”  “多谢公子提醒,相心术深奥无比,在下只是略懂一二,请问公子之前是否见过我?”  “南姑娘很像我的一个故人,在下应该没见过南姑娘,想不到今夜月残星稀,却能和南姑娘把酒言欢也算是人生快事。”落无尘望着幽暗的天宇笑道。  “能和落公子畅谈也是在下的荣幸,公子器宇轩昂,然而眉宇间却透着丝丝忧郁,世间之事,变化无常,还望公子能够放下有些红尘往事。”南香衣面色微红,亭亭玉立,落无尘借着幽暗的月色与灯火望去不由得一阵心醉。  “在下谨记南姑娘教诲,夜深了,南姑娘休息,在下告辞。”落无尘话未说完,人已无踪,一道白影如水波荡漾划过云梦阁。  “叶落无尘,残叶无踪,果然是他。”南香衣喃喃自语道。  “你确定是他,他没有说谎?你看到了什么?”一股沉重的声音从身后飘来,南香衣回过头来,墨雨面色苍白,一只手扶着椅子不住的摇晃。  “应该是他,洛城公子应该不会说谎,他应该感觉到了你的存在,只是他懂云梦阁的规矩;画情书是怎么回事?南院高手无数,父亲竟让你亲自出马?”  “画情书极其神秘,据传其上记载着诸多武学并且其中暗藏一副奇画,如今画情书已跳出江湖,院主怕其落入他人之手,遗祸江湖,因此特命我出马。”  “那结果如何?你是怎么受伤的?”南香衣疑惑的问道。  “我追踪画情书,却发现了圣月宫的人,并且他们在洛城府附近消失,于是我夜探洛城府,没想到里面机关重重,我拼命逃出,不料在半道遇上了落无尘,中了他一扇。”墨雨不住的喘气,南香衣将一颗药递给了墨雨。  “你的意思是画情书在洛无尘手中?”南香衣面色微变。  “很有可能,只怕落无尘还是圣月宫的人,有此大敌,南院很难得到画情书啊!”墨雨面色沉重的说到。    二、人在天涯  夜已经很深了,悠长的月下,落无尘孤独的走着。他回头望了望云梦阁,灯火依旧,依稀看到南香衣的长发在灯火中飘扬,他缓缓转过身来,双眉依然紧锁。  夜静的可怕,漆黑的夜将残月几乎吞噬,突然一阵火光从洛城府中升起,周围死一般的静,落无尘正欲推门,突然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凝结,一股血红的液体从门缝溢出,在幽暗的月色下显得无比诡异。落无尘推开了门,四周都是一片火光,一道鲜血顺着阶梯流向了庭院,一具具尸体像幽灵般躺着,落无尘面色惨白,毫无表情,他缓缓地跨过尸体走进厅堂,正中躺着一人,心脏插着一把利刃,面形抽搐,双目圆睁,落无尘缓缓地蹲下,慢慢用手滑过他的脸庞,他的双眼终于闭上了,落无尘叹息了一声。  落无尘慢慢将老黄的身体翻过来,忽然间他身下出现了一个鲜亮的血字“梦”。  落无尘望了望四周,突然间脸上呈现出一丝苍茫的忧郁。  夜来陌上寒塘月,今朝小巷雨落城。  清晨,微微细雨洒遍洛城,青青竹伞下,依旧往来人,欢声笑语依然充满着洛城,昨夜的凶杀似乎被这场雨水冲洗的了无痕迹。  落无尘缓缓的走在洛城中,他似乎永远走的很慢的样子,白衣玉扇,云淡风轻,但他的双眉依然紧缩,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突然间一股浓烈的杀意在周围升起,落无尘不由得停下脚步,一股似曾相识的胭脂味遥遥飘来。  “南姑娘,好巧,这场秋雨好大啊?何不停下避避雨?”  南香衣回过头来看了看落无尘那双略带笑意而又充满忧郁的眼神。  “原来是落公子,多谢,既然落公子盛情邀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南香衣微笑道。  “此间有处琴店,古月轩,南姑娘琴艺称绝,不知是否有意赏光?”  南香衣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古月轩的掌柜见有人来,忙上前迎接,一看落无尘,眼神一呆,但马上恢复常态说:“原来是落公子,赶快有请。”南香衣微看了他一眼,便随落无尘进入内阁。  古月轩内摆着好多把古琴,落无尘挑选了一把,玉扇微动,便拂去了些许灰尘,然后手指一划,顿时一阵琴音清越入耳。  “南姑娘,这把古琴音色不错,你琴艺超绝何不试下?”  “好吧,落公子别见笑啊。”南香衣说着便坐到古琴后面,玉手轻弹。  整个古月轩内回荡着“雨墨江南”,落无尘双掌按在南香衣的后背,南香衣顿时感到一阵淳厚的玄气在浑身上下流动。  “你受伤了?是谁在追杀你?”  “落公子真是好心啊,你难道不知道?”南香衣周身泛起一阵温柔的杀意,但十指仍轻弹着古琴。  “我知道?什么意思,南姑娘真是幽默。”落无尘诧异的问道。  “云梦阁在昨夜惨遭血洗,我侥幸逃出,流落天涯。”南香衣抚琴的手在剧烈的抖动。  “是我走之后发生的?”落无尘忧郁的脸庞在瞬间像蒙上了一层薄纱。  “是的,并且所有的杀手都使用相同的武器,相同的招式,那就是……”南香衣忽然停手,褪衣,回旋,另一只手破空而出,而那只手上就是一把剑扇,多么完美的动作,室内还回荡着悠扬的琴音,落无尘的双手还在为南香衣疗伤,可是南香衣的那件纱衣好像有灵性似得脱空而起缠在落无尘的身上,他似乎感觉到了剑扇破空甚至划破他咽喉的杀意,看似完全没有的退路,却往往有退路,因为他是落无尘。瞬间,剑扇像流星般划过,在空气中荡起一股灰尘,可是就在瞬间落无尘已没了踪影,南香衣怔怔的立在原地。  忽然间的琴音再次升起,南香衣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落无尘已经坐在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双手抚琴。  “或许昨夜你在云梦阁看到了玄心剑扇,或许你知道在洛城内只有洛城府的人会使用玄心剑扇,或许你还知道另外的一些事。如果我告诉你就在昨夜洛城府也遭到了和云梦阁同样的命运,而且留下的线索直指云梦阁?你怎么想?”  南香衣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落无尘。  “你不愧是相心武学的大家,心修很高,待机而动,择机而发,但你的出手不够果断,也不够决绝,玄心剑扇本就是杀扇,没有足够的杀意,就没有完美的刺杀,玄心剑扇一旦出手就再也没有余地,因此我从不用它,我的玄心扇是无剑的。至于你为什么出手不够决绝呢?因为你的心中有疑问。”  南香衣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是一场完美的嫁祸,或许是另一个阴谋的开始。”  “对不起,我还是未能看穿你,是我太冲动了。”南香衣幽幽的说道。  “如今洛城府和云梦阁已不存在,你若相信我,就跟我一起寻找真相,不知意下如何?”  琴音骤然而停,落无尘捡起南香衣掉在地上的纱衣披到她肩上,缓缓说了声:“南姑娘,秋凉了。”南香衣望着落无尘那双略带笑意如水月华的双眼不由得一动。  “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是不会罢手的,所以我们还是很危险。”落无尘神情严肃的说道。  “你知道他们想得到什么?”南香衣疑惑的问道。  “画情书。”  “画情书是什么?”  “是一个梦,一个无人能够企及的梦,世人痴迷的的是里面的绝世武学和玄奥,实在是可悲啊!”落无尘忧郁的眼神显出一丝无助和悲哀。    三、红楼落花  洛阳城内,巷陌人居,堂前燕飞,万花争艳,多少王孙公子醉在其中。这真是个不错的日子,难得在萧瑟的秋季也有暖风的吹拂,飘在这个柔和的烟火人间,洛城,万花楼,一年一度落花舞;花开盛世,醉依红袖,多少才子佳人,江湖侠客都想一睹万花楼主的风貌。  “南姑娘,这是万花楼主一年难见的落花舞曲,咱们何不上楼共赏之。”落无尘站在万花楼下静静地看着来往的人群,挥着羽扇悠然的说道。  “你是说咱们躲进万花楼?”南香衣诧异地问道。  “万花楼今天朋客满堂,人多混杂,他们不易找到我们。”  “落公子,咱们别去万花楼行吗?或许他们真的还呆在洛阳城内。”南香衣看上去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若相信我,就跟我走。”  落无尘缓缓的转过身去,白衣玉扇,迈步而行,南香衣在身后迟疑了一阵,只好跟进。  万花楼内,到处玉箫笙歌,万花楼主裙带彩衣,清颜白衫,彩扇飘逸,宛若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玉扇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  “好一曲落花情,几度落花几度愁,回踏万里梦悠悠。”落无尘不禁赞叹道。  “落公子睹物思人,如我所料不错,落公子曾有过红尘佳人,只是情非得已,在落公子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南香衣望着落无尘的双眼,她再一次在落无尘心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如烟往事,不堪回首,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落无尘幽幽的说道。  落花舞曲渐渐落下帷幕,赏舞的人也走了大半,落无尘忽然感觉到一丝诡异,这丝诡异令他窒息,一种莫名的杀意油然而起,落无尘拉起南香衣的手正欲举步退出万花楼,突然一阵低沉的声音飘来,“落花情未了,落公子这是要上那儿去啊?”  落无尘顿了顿脚步,慢慢回头,一名青衣公子端着一杯茶微笑着望着他,落无尘眼看到这位公子就感觉到了一种味道,死亡。  “落公子真是急性子啊,在下墨雨,久仰公子大名。”那名青衣公子站起身来。  “墨雨,南院高手,你们院主可真有耐心啊,上次潜入洛城府的就是你吧?这次又有何事?”落无尘冷冷的说道。  “落公子很清楚我们要什么,画情书在哪儿?赶快拿出来。万花楼已被我们包围,你今天是逃不掉的。”墨雨手一扬,顿时万花楼内剩下的客人都站起身来。  “是吗,这句话我听了好多遍了,你可知道,我从来不受威胁。”落无尘羽扇一挥,向前迈出一步。 共 1000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检查须要重视那些问题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