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离婚比结婚更深情一

2018-11-06 10:00:17

离婚比结婚更深情(一)

二十三岁那年,母亲单位里的人给我介绍一个对象。眼看到方强时,我就很失望,虽然长相不错,但个头太矮了。穿着中跟鞋的我站在他对面眼睛只要平视就可,加上家庭条件也不好,我看完人回家就告诉母亲没相中,母亲当时问了问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母亲从单位下班回来,就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介绍人回话了说对你非常满意,让你再考虑考虑。”我对母亲说:“他个头太矮,我有160公分,他顶多有165公分,走出去难看。”母亲叹了口气说:“车间主任介绍的,回了有些不好意思。个头算什么,只要人好就行了。听说不抽烟不喝酒,人也老实,要不然处处看。”我没答应母亲,母亲也只能作罢。

又过了几天,他母亲和介绍人在我上班时间跑到厂里告诉我说方强在家绝食了,已经二三天没吃饭了。他那寡居的母亲又急又气又心疼,跑到介绍人家又哭又求,请介绍人帮忙,介绍人只有把她带到我单位来了。面对着这个已失去丈夫和一个儿子的白发含泪老人,加上在车间众目睽睽之下,我只能答应处处看。

那天下班时,方强竟然就站在厂门口等我了。虽然瘦了些,但精神很好,我还在发愣不知如何处理时,方强推车过来,有些不好意思说:“走吧,我送你回家。”从那天起方强每天都来接我下班,父母对他也没什么意见,母亲私下里还松了口气,毕竟她天天要跟车间主任见面。

方强的确是个老实人,刚开始我说家门口熟人多,我们出门时一前一后走,我先走,方强在后面跟。有一次已经走上大街好远了,方强还没有跟上来,我一来气就闪过一条小巷,从另一条路回家了。两小时后,方强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找我。看到我在家还很高兴,说他在大街上来回找我,怕我走丢了。唉,我在心里叹口气,对他说不出是该高兴还是生气那天下午原准备去看电影的,结果好好的一个休息天什么都没干成。

在这期间,有一次方强有事到单位找我,等方强离去后,同事纷纷围上来相问,当得知他是我谈的男友时个个露出惋惜疑惑的神情,我的情绪一下一落千丈。回去后我对方强大发脾气,看着被我一顿吼而默不作声脸憋通红的方强,我的心软了下来,分手的话终没有说出口。而那以后方强再也没有去过我的单位。

谈恋爱的日子,方强什么都让着我,我发脾气他忍着,我生病他更是请一切都依着我的性子办,那种被人当公主伺候的感觉是我这个在家做老二的人从来未享受过的,一年后我安心的嫁给了方强。

结婚后,方强也不要我干家务活,有时也是为了照顾他妈妈的情绪,多让我洗洗碗而已。随着儿子的降生,我又过起了女王的日子只管上好班就行。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平凡而平淡过着,转眼间孩子已上了高中,我也不象以前忙了,空余的时间多了起来。这期间我跟单位同事学会了跳舞。每天上班做完事就和同事一起到舞厅跳上一两个小时。就在跳舞时我认识了同厂科室的袁明。袁明长得英俊高大舞跳得非常好,因为是同单位的袁明请我跳了一曲。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曲伦巴,七彩的灯光,舒缓的音乐,优美的舞姿,那一曲我们配合的非常好。虽说是次在一起跳舞,但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袁明跟我的感觉一个样,因为下面的曲子他就没走开。袁明非常会带人,跟他跳舞不但动作到位且舞姿优美,我们成了全场的核心。

从那天起袁明常喊我去跳舞,他是个健谈的人且爱笑爱闹的,我们在一起时感觉是很愉快的。

后来不跳舞在单位时,袁明也常跑到我的车间去玩,还经常帮我做事。那段日子我过得特别快乐,每天走在路上都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心被一种幸福包围着。我也不想探究这种幸福的成分,只想快乐的活着就好。方强并不知道我跳舞,到下班时间我就回家。

然而快乐是要付出代价的,由于常跟袁明在一起,单位里好多人都开我们的玩笑。袁明是那种大而化之的人,根本不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而我心里开始有些惴惴不安。当袁明再来喊我去玩时我说出了我的担忧,他却拉起我就走并说:“管别人说什么,我们又没什么,时间长了,见怪不怪,走吧,走吧!”

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吗?当我过40岁生日时,袁明送了我一条价值不菲的金项链。望着那条链子,我不禁有些眩晕,那是我早就想买的饰品,可家里的经济不允许我买这样的品。然而袁明送的我能收吗?见我拒绝,袁明非常生气,他说如果不接受我们以后就再也不要见面了。万般无奈下我忐忑不安地接受了。回来后我对方强说是假的,自己买戴着玩的,方强信以为真。

不久单位组织去黄山玩。一路上袁明对我是无微不至,爬山时更是一直拉着我,如果没有袁明的力量,我是怎么也到不了莲花峰。科长拿我们打趣说:“男女搭配,爬山不累。其他人也要这样配合呀!”他的话引来一阵笑声。

那趟旅行让我对袁明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的细致幽默让我着迷。那次旅行回来的夜晚,我和袁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走进了钟点房。

那是一段既幸福又充满不安的日子,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了袁明,跟他在一起时总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他让我次感受到爱与被爱的美好。袁明的缠绵话语总让我耳热心跳,这是我和方强之间从未有过的,我真切的感受到爱情的悄然降临。然而当我回到家里看到方强忙碌的身影,我的心中又会涌上一层愧疚和不安。方强在这方面是迟钝的,他丝毫没有觉察到我的变化,一如既往的在家操劳,只到有一天他们单位里的人看到我和袁明在一起跳舞。

那天当我回到家发现方强没有象往常那样在厨房忙碌,而是躺在床上,跟他讲话也不理睬,被我追急了,却突然冒出一句:“我跟你学跳舞吧,学会了就我们跳好吗?”刹那间我明白了方强生气的原因,忙答应了他孩子似的请求,方强这才高兴起来。

然而当方强次走进舞厅就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方强平时心灵手巧,家中电器坏了都能修理,然而对于娱乐一窍不通,甚至连鼓点都听不出来,更别说是学跳舞了。没一会他就被舞厅的音乐和灯光搞得头昏脑胀,立马就要出去。跳舞是学不成了,方强又不好不让我去,只是心里不高兴,梢晚一些回来,他便会盘问不休,开始我还能解释,时间一长便也不耐烦起来,我们之间开始有了冷战。

2001年五一黄金周,袁明的妻子搭她家亲戚的私家车外出旅游时路上出了交通事故,袁明的妻子在医院抢救了两天也没救活过来。

袁明的妻子走后不久单位里就开始有人传言说我很快就会离婚,而跟袁明结婚。半年后袁明也向我表达了这个意思。

那段时间我很彷徨,离婚是我从没想过的事情,嫁给方强心中虽然委屈,但真的离开这个虽说不富有但很温暖的家我心中也有诸多不舍,太多的回忆太多的记忆何况还有正上高中的孩子。这一切都不能让我坦然地提出离婚。

然而我又怎么能放弃袁明呢?袁明和方强比起来他占有太多的优势,富有、会说会玩有生活情趣,跟他在一起生活一定不会有枯燥的感觉。我的思想左右摇摆着,不知何去何从。

人在心绪不宁时情绪也不好,在家中跟方强时常发生口角。有一次夜里惊醒,听到方强在客厅中压抑地抽泣声,我的心随着他哽咽缩成了一团。我想方强一定是知道了我和袁明的事。那夜方强就在客厅里呆到天亮。而我也想了很多。[1][2]

药物货架
彩印纸盒
厌氧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