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美国公司里面存在种族歧视吗

2018-10-13 02:12:58

几年前,我参加海外中国青年论坛组织的一个年会。吃饭时,一位即将博士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走过来问我,美国公司里面存在种族歧视吗?问题一出,我周围的人都看着他笑了。我不知道周围的人具体在想什么,但是大概可以猜出无非两个原因:一种是认为这个问题问得多余,经过几十年的民权运动,一般情况下大家对种族歧视的嫌疑都避之唯恐不及了,怎么还会碰到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呢?另一种则是这个问题问得太天真,种族歧视当然存在,否则怎么会常有两个资历、能力相当种族却不同的人,结果却晋升速度不同呢?

我的回答是,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取决于你如何定义种族歧视。

种情况,我称之为显性种族歧视,确实很少会碰到,尤其是在东、西海岸的大城市周边地区。在自由派知识分子成堆的大学校园里,作为学生就更是几乎感觉不到了。不仅基本看不到,而且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说话多了许多忌讳,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比如,同事之间很少谈论种族或者种族文化议题,因为说不定无意之间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会戳中对方的敏感点。为保险起见,许多公众人物在提及黑人时也都以“非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一词来代替。

许多企业、机构通常都会公开宣称自己是给予各种族平等机会的、严格遵守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雇主——不仅如此,有时还会矫枉过正。我们当初读书时,时时会听到临近毕业的同学慨叹要是自己是个黑人女性多好,因为据说一般而言,各学校、院系为避免潜在的法律纠纷,多少都会雇佣几个黑人、女性教职员工,以免某位求职失败者以各种歧视的理由提起诉讼,当然你要是兼顾黑人和女性两个特点就更好了。

然而,另一方面作为少数族裔,又似乎会常常遇到许多好像只有用种族歧视这个字眼才能解释的事情,隐性种族歧视似乎无处不在。对于我们亚裔来说,显而易见因此令人痛恨的就是各个大学在录取新生时,对于亚裔学生的要求似乎远高于其他族裔。各个大学自然矢口否认,以追求校园多元化、要求学生综合能力为理由,言之凿凿地表示它们在意的不是学生成绩、不仅仅是所谓的综合素质,而是学习潜力——换而言之,就是你们亚裔学生各方面表现再突出,大都因为家庭支持、全力以赴的结果,不等于潜力就一定超过别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当然是事实。各个学校的挡箭牌就是该校亚裔学生所占比例已经远超过全社会的比例,而完全不理会近年来亚裔占人口比例已经有了大幅上升、而该校亚裔学生比例却徘徊不前甚至下降的事实。

说起来,这些歧视大概和人的本性相关。每个人的天性都是喜欢和自己类似的人在一起抱团,而排斥不一样的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每个人又多少对自己在社会上都有一个定位,对于每个种族在社会上的地位多少也都有个模式化(stereotype)的先入概念,而人大抵都有趋炎附势的本能,对于“社会地位”比较低下者多少都会有些慢待,乃至歧视。这种歧视大都出于自身的优越感,以及傲慢。比方,但凡大城市的人都会瞧不起其他地方--在北京,所有其他省市一律被称为“地方”;在上海,所有其他城市一律被称为“乡下”,日本的东京、美国的纽约也大抵如此。当这种傲慢用在不同种族之间时,这种根据种族将人们分割成不同的社会阶层从而加以区别对待的行为就成为种族歧视。要说傲慢,美国(白)人大概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我在领馆工作的时候,发现即使是作为“两国人民友好使者”、理应彬彬有礼的外交官们,多少也都会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一丝优越感。由此观之,种族歧视——尤其是深藏在心中的隐性歧视,几乎是不可避免、也是不可消灭的,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法律能解决的,只能是显性的种族歧视,而隐性种族歧视,首先很难察觉,而且即使察觉只要没有越出法律允许的范围,法律根本就毫无用武之地。

这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白人警察和非裔受害人的两个案件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在弗格森(Ferguson)案件的审理中,大陪审团由九名白人、三名黑人组成,总共花了25天来取证,听取了六十多位证人,包括目击者的证言,检查了大量证据。整个过程不可谓不严格。从物证来看,白人警官威尔逊(Darren Wilson)的脸上确实有被打过的痕迹,肌肉与骨头都有受伤的证据。他想下车时,受害人布朗(Michael Brown)过来用力关上他的车门,多少具有挑衅意味。从枪的弹着点以及擦过布朗指尖这个事实,可以判断出当时枪口向下,而且在警官的枪上带有布朗的DNA,完全符合两人当时曾经抢夺枪枝的威尔逊证词,这样他就有了正当防卫的充分理由。毕竟调查显示警察在美国是危险的行业,每年都有上百名警察执法时遇害。在警车的内外以及威尔逊的身上都发现了布朗的血液和DNA,也似乎与布朗曾经探身进入警车攻击警察的说法相吻合。尸体检验报告显示,布朗身上被击中的六枪都是从正面打入的,彻底否定了警察从背后开枪的说法。枪击的角度证明布朗当时正在朝威尔逊奔跑过去,而且致命一枪的部位和角度似乎可以解释为这是受害人在被前面几枪击中向前倾倒时才被这枪毙命。而一些当初指证警察从背面开枪的证人后来都承认,他们的说法并非亲眼所见,而是道听途说。在物证对警察明显有利、而人证自相矛盾或者漏洞百出的情况下,大陪审团作出不起诉的结论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纽约“锁喉”案中,现场录相清楚地显示黑人小贩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在站在正面的警察试图要他上车时,双手推开对方,严格从法律上说,这也可以解释为拒绝警察的执法行动,而其身高、体重都远超过在场的任何一名警察,在这种情况下,白人警察丹尼尔·潘特利奥(Daniel Pantaleo)从背后用右手臂穿过他的右腋夹住他的右臂,左手勾住他的脖子探向他的右肩,这可以被解释为一个普通的跆拳道动作,意在从后面把他扳倒,而不是使用被严格禁止的锁喉动作。至于后来,受害人由此被勒死,似乎可以被解释为警察的这个跆拳道动作无意造成了锁喉的效果。

因此,仅从法律上来说,白人警察似乎没有越出界限,陪审团决定不予起诉的结论也无可厚非。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弗格森案中,如果布朗是个白人,警察从一开始也许就会客气些。即使在面对对方挑衅动作时,警察也许只是掏出警棍,给对方棍棒伺候,而不是立即掏出佩枪。在纽约锁喉案中,如果小贩加纳是个白人,也许警察们会更加耐心一些,毕竟己方人多,不怕他不跟着上车去局子接受审问。

其他方面的种族歧视也是如此。以招聘为例。每个机构都会宣示遵守公平法案,也确实都雇佣了各个种族的雇员。但是,有许多微妙而不容易被察觉的细节就有许多讲究了。芝加哥大学2003年的一篇论文在波士顿和芝加哥地区做了一个实验:研究人员应当地报纸上登载的1300多个招聘广告要求发出将近5000份虚构的简历,上面的应聘者随机地被冠以非常具有黑人色彩的名字或者明显是白人的名字。这些招聘广告覆盖的行业包括销售、行政、以及客户服务等。结果显示,冠以白人名字的简历收到的回应要比黑人名字高出50%,而且在同一种族里面进行比较时,也显示简历上面资历更合格的白人收到的回应要比资历差一些的白人高出30%,而黑人里面资历更合格的应聘者所得到的回应与资历差者相比就没有那么高。这种歧视,在该试验涉及的行业、职位中都没有呈现区别;而在广告上面明确表示自己是平等机会雇主(Equal Opportunity Employer)的机构——包括理应严格遵守联邦法律的联邦政府承包商,表现得也和其他雇主一样。

同时,这篇论文还显示出另一种歧视:无论什么种族,凡是简历上面显示住处位于住宅区的收到回应要远高于其他简历。可见,我们前面说的这种人的势利天性方方面面都确确实实存在着。

可以相像,在任何一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国家里,只要各个民族/种族发展得不一样,各种无形的歧视就一定会一直存在下去,也一直会爆发出与种族歧视相关的骚乱。好在美国这个国家,虽然从来没有“依宪治国”或者“依法治国”这类口号,但是大致上还是做到司法独立,无论什么案件法院都可以遵守既定程序有板有眼地审理,不必为了照顾民间情绪而“从快、从重、从严”地处理。这样也许结果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程序正义大致上是做到了。因此,法院完全可以“罔顾民意”,明明知道判决可能引发骚乱,却仍然照判不误。而各级领导们由于没有权力干预法院运作,对于这类案件不仅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而且还可以在骚乱爆发时毫无后顾之忧地动用警力。

面对这种无形的歧视,各个种族的应对很不一样。我们亚裔一向以“遵纪守法”、“埋头苦干”立世,虽然被誉为“模范族裔”,但是遇事总是息事宁人,偶尔走上街头抗议时,也依旧严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祖训,依然“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近其实在纽约还发生一起警察开枪打死黑人的事情,只是警察为华裔,因此几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即使华文媒体也只是泛泛报道而已。

在应对歧视方面做得的大概当属犹太人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犹太人和现在的亚裔一样处处受歧视,面临各种天花板,即使大学招生也对他们设限。犹太人一怒之下,自己办了一所大学,就是现在有名的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该校完全遵守犹太教的各式节日。现在,各个行业——尤其是有钱有权的行业,无论是金融、法律,还是影像传媒,的位置都由犹太人占据。

然而,伴随着这种成功,一种逆向的歧视又产生了。大牌影星如吉布森(Mel Gibson)只不过酒醉骂了几句犹太人,就从此再也拿不到一个片约。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参议员只是说了几句需要检讨美国、以色列关系的话,随即在连任竞选时下台。■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

园林石雕
碧桂园翡翠华府样板间-南通
黑龙江木材
园林石雕厂家
碧桂园翡翠华府周边配套-南通
牙签图片
园林石抛光机
圣合玫瑰庄园·疗养酒店-南通
黑龙江林蛙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