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留香高大师的烦心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安阳信息港

导读

五月,草长莺飞的时节,北方这座小城处处充满着盎然的生机。  街道旁,杨柳吐新,油嫩的叶子随风摇曳着;田野里,幼芽破土,在春雨的滋润下茁壮地生

五月,草长莺飞的时节,北方这座小城处处充满着盎然的生机。  街道旁,杨柳吐新,油嫩的叶子随风摇曳着;田野里,幼芽破土,在春雨的滋润下茁壮地生长着。  刨地,打垄,浇水,施肥,育苗,栽秧,高天启自打开春以来就没闲着,天天持弄着楼前那块小园子。他那双能掐会算的手长出了老茧子,日渐粗糙了。  但看着池子里、垄台上一天比一天浓密的葱绿,心里是高兴的、满足的。倒不光是为了吃点绿色蔬菜,更多的是想亲身体察“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成就感。  这天,高天启又早早起来了,就像玩家淘到了一个宝贝,又再把玩着他那“一亩三分地”。松松土,浇浇水,在精耕细作下,那一株株小苗简直成了艺术品,令他百看不厌。  “高老师,还是你勤快呀,苗都出来了,我家那懒人、那死老头子,到现在地还没平整呢,等吃他种的菜,真就黄瓜菜都凉啦!”对门的邻家何大妈穿得花花绿绿地走出门,热情地跟高天启打完招呼,扭扭哒哒地去跳广场舞了。  “哎,高律师呀,我早晨出来就看你忙活了,这都日头偏西了,种点地好像是你推八卦似了,不如哪天你跟我推牌九去得了!”住在小区里边的王九叔出去玩了一天,从外边晃晃悠悠地回来,和他笑嘻嘻地说着话。  高天启只是哼哈答应着,不愿和他们这样的邻居多说什么。人老不讲筋骨为能,他也确实感觉累了。收拾好农具,又在园子里巡视一圈儿,才放心地回家了。和老伴简单吃过晚饭,他就早早躺下了。也许是连日来疲乏了,这一觉他睡得很沉、很香甜。  “下雪啦,下雪啦,这雪景太美了!”一群上学的孩子在雪地里叽叽喳喳的追逐着,都拿出手机拍着晚春里银装素裹的画面,这时的阳春白雪的确给人带来新奇的感觉。  高天启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了,趴窗户一看,天地白茫茫,棉花团似的雪花,纷纷扬扬正下着。楼前的菜园子,已分不清垄沟垄台,黄瓜、辣椒、茄子、西红柿只剩下枝杈在风中颤抖着,池子里的韭菜、菠菜、小葱、小白菜都被雪埋没了,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为昨天还鲜活的小生命心痛,更为一种不祥的疑云笼罩着。说起倒春寒也不奇怪,但这五月中旬还下这么大的雪,是他平生很少见的。他在房间里一边走着,一边嘀咕着,这可不是瑞雪兆丰年啊,都说天人感应,莫非又是流年不顺?  那雪大一阵小一阵,下了整整一个白天,高天启也整整一天没出屋。到了傍晚,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那厚厚的雪很快就化成了水。绿地又显出本色,柏油路上却留下一片泥泞,被飞驰的车轮裹挟着,溅得四处飞扬。  本来今晚有个朋友聚会,是为了他出书的事,现在就应当去了。但看到外面的天相,他又犹豫了。“易”者,变化也,泰极否来。否极泰来,高天启嘴中正念念有词,忽然手机响了。  “高老师,我们都到了,咋还没来呢,真是大师难请啊,快点吧!”他的忘年交朋友赵吉打来电话。  “哎,哎,我马上去,马上去,在那个地方啦?我今天过糊涂了!”高天启问。  “还是昨天说的那地方,天缘大酒店,2楼118房间,等你点菜呢!”赵吉催促着。  “好的,好的!”高天启换了一身唐装,提着鼓鼓的公文包走出了家门。还没走多远,不小心滑了一跤,跌坐在雨雪交加的泥地上。衣服弄脏了,只好回去又换了一套。  看来今天日子不吉利呀,早知这样不去好了,无奈已答应人家了。他心里犯着核计,脸上装着没事的样子进了酒店。  高天启磨磨蹭蹭地去了,但回来的很快,他是被气回来的。  “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大不敬,比过去还无法无天,连天师都敢侮辱,作死呀!”回来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越想想生气。这么大岁数,叫个毛头小伙子教训一顿,高天启不由埋怨起赵吉。  其实,赵吉也是好心。他知道老爷子这些年一直想出书,花钱买了书号,但找了好几家出版社,都没谈成。恰巧,前几天赵吉结识了一家文史出版社的年轻编辑,便想搭搭桥,让他们谈谈。哪成想,见面寒暄过后,双方进入正题没谈多大工夫,就说崩了。  “我听赵吉老师介绍,您是研究《易经》的,号称真德宗师,是算卦的高人,大师能给我算算吗?”编辑非常虔诚地说。  “我跟你说啊,我小时候就喜读《周易》,通过几十年的钻研,我对汉代易学、晋唐易学、宋明易学、清代易学、近现代易学都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形成了我自己的学说和流派。相面、看手相那种算命,都是摆地摊的!”高天启高大师侃侃而谈。  “大师那高深的东西咱不懂,您先给我看看吧!”编辑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话,弄得高大师很不高兴。  “要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什么叫东西呀,《周易》是百经之首,那是学问、是通古今之变的!这都不懂,你还当什么文史编辑呀,我给你算哪门子卦呀!”高大师一听管他的学说叫东西,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  编辑连忙解释:“大师,大师,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提算命的事儿了,还是说说您的书稿吧,看看我们能不能做这个活儿。”  “我跟你讲啊,我近些年深入探讨了阴阳五行观,用五行思想重点论述了奥运会“五福娃”新译、五福娃“奥运会”新解,论文在报刊上发表了,都获得了高级奖项。这跟你说,可不是吹的,是白纸黑字的!”这回说到了他的兴奋点上,高大师立刻转怒为喜,又接着说:  “为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发展,本人著有《周易通论》、《医学实在易》等著作,目前《真德通书》正在写作之中,在版权局已注册,享有著作权。”  高天启正在高谈阔论,编辑又打断了他的话:“大师,大师,不好意思,您停停、停停,打断您一下。您写的《真德通书》,我没听说过;但那两部书都略有了解。据我所知,那两本都是前人撰写的名著,《周易通论》是清代李光地编撰的,《医学实在易》好像也是清代人编写的,名字我记不清了……”  编辑还要说下去,只见高大师“呼“地站起来,指着编辑的鼻子,“小伙子,我给你算个命,妄语者,亡也!”  高天启气得嘴唇直哆嗦,菜还没上来呢,拎包就走了。赵吉怎么劝,也没劝住。  那个编辑是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生,他说的并没有错,《周易通论》、《医学实在易》确实是清代人编撰的。但他当场就实话实说,大师的面子自然挂不住了。向来以天师自居的高天启,不发火才怪呢。    提起高天启高大师,在古城方圆百里是很有名的。  都说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古今中外、军国大事,都能娓娓道来。懂相术,通风水,会算命,据说看得很准,算得很灵,但谁都没亲眼目睹过。  你若问他如何算出来的,他总是神秘地一笑,总是重复那句口头禅,“我跟你讲啊,人呐!”再不往下说了,那意思是“天机不可泄露”。  他早年教过学,当过律师,熟悉他的人都叫他“高老师”或“高律师”。至于他为什么放弃了“铁饭碗”,和谁都避而不谈。  高大师一直不用微机打字,都是用手写。劝他用电脑,他说那样写东西没灵感,更推演不出五行八卦了。有需要打字的时候,就求他靠得住的朋友赵吉。但那推演的阴阳八卦,在打字员看来像天书一样,有些根本打不出来。所以呢,他用稿纸写出来的书稿,拿到出版社都被拒绝了,要求他提供电子版。他骂人家不尊重传统文化,但谁也不理他这个“老古董”。  作为大师嘛,他喜欢独来独往,给人高深莫测的神秘。后来要评什么荣誉,找人打个人简介,他那些高大的头衔才流传出来。  简历是这样介绍的:  高天启,1945年出生,大学文化(中文、法律),曾做教育工作,被评为“市教师”,现任大学客座教授。由于多种原因,因而放弃律师工作,从而系统地学习、研究易学,颇有心得领悟。  通过多年来的不谢努力,被聘为省社科院研究员、专家,被聘为国际易学研究员、专家、学术委员,被评审为国家策划研究院高级策划师、易经风水专家委员会主任专家,是国家人才库高级成员、中国易经风水策划大师……  现在我们知道,《易经》作为国学的一部经典,以宇宙间万事万物为观察和研究的对象,用“阴”和“阳”两个基本要素,描述了一个阴阳变化的系统,包含着丰富的辩证哲学思想。无极生有极,有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在无穷的推演中预测着事物变化的规律。  究竟高天启高大师把《易经》研究到什么程度,咱这外行人也不懂,反正他认为别人懂的都是皮毛,只有他是理解了真谛的知者。如果你感兴趣、你想学学,当然欢迎了。大师在其《简历》末尾写的这段话,你懂的:  “由于我年逾古稀,我愿意把自己的学问分享给同道们,可以相互探索,学费可另谈。我这里学习的特点是,时间短,进步快,准确率高,有一定水准的同志可在几天内掌握,这一切可用事实说话。我把《易经》按照学术的角度,分为:相术、命术、法术、风水术几个方面,所以学费也不同。”  要说么,神仙也得需要香火钱呐。高大师以弘扬国学的名义,很早就不定期办班。照他的说法,不是为了收那点学费,主要目的是传承《易经》的要义。不管咋说,后来他的培训班办黄了,也许他的目的达到了。听他的弟子说,老师讲的《真德通书》东一耙子,西一扫帚,乱七八糟的,指望着学学风水、相面,只是蜻蜓点水,都没听明白,渐渐就没有人去学了。  曾经当过教员的高大师,可不像现在的老师都偷着办补习班捞外快,他办班还有更大的目标,就是聚拢人气、提高知名度。所以,他招收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弟子学不学会不打紧,目的是放长线钓大鱼,要钓出“我爸是李刚”那个刚哥。只有故弄玄虚,才能引出大人物。如今都是这样啊,只要孩子说了,哪个家长不给老师面子,何况高大师讲的关乎前途命运之走向!  因而,高大师招的是学徒,不是正规的弟子,也不举行什么仪式,讲经也就海阔天空了。  但他可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目的地“开导”、“启示”。如果你真的信了,那就像好莱坞大片《剑鱼行动》说的那句经典台词“错误引导”。  高大师在讲课时强调,阳爻、阴爻那些卦太深奥了,说了你们也不懂,给你们列举发生的事实,你们就相信了。  ——我问你们,孔子信不信神,他也信,他讲“敬鬼神而远之”,不信他能敬吗?老子信不信神,他也信,他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道”不就是神吗?易学是万法之源,有阴阳就有因果,有因果就有报应,你要不信,就遭天谴!  ——咱们市有个县长,想当县委书记,要到省里去送礼,问我什么时候去好,我说你过一个礼拜再去。但他等不得,怕去晚了排不上号,第二天就去省城了。他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连司机都没带,自己开车去的。结果怎样?回来的路上,都快到县政府了,轿车鬼使神差地撞到电线杆子上了,县长撞死啦!  ——咱们市里一个水利局长,到下边去水库去钓鱼,突然遇到大暴雨,把他隔住了。司机怕路滑,想就近住下,但他坚持要走。司机给我打电话,问回来安不安全。我告诉司机,你要回来也可以,但千万不能走江东里那个桥,得从别的地方过去。司机怕绕远,还是从那个桥走了。结果呢,车速太快,冲进河里了,局长等四个人都淹死了!  ——咱们市里一家大企业,花好几千万新建了一座办公大楼。有一天,我和电视台台长去了,我一看这楼盖得有问题,前不朝阳,后不庇荫,还把道给堵住了,风水有问题。我当时就和他们老板说了,你得破一破,人家根本不信这套邪!后来呀,没出一个月,就出事儿啦,老板被抓起来了!  ——咱们郊区有个大老板,那就更可笑了。他还是个医生,搞制药的呢,根本就不懂五行相生相克,我都不明白他的中药咋研制出来的。他是属兔的,却在办公楼大厅里放了一个老鹰的巨大雕像,还说象征着“雄鹰展翅飞”。那鹰专抓兔子,你说能好吗?现在我听说那公司快倒闭了!  ……  高天启总是喋喋不休地向他的信徒们讲述着这样的故事,有时也不由得你不信。他举的例子都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事件,很多人都听说过,只是后来越传越玄乎了。可你不能说是假的,因为那事情的结果是真的。但你若说是真的,那事件的过程又多半是编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师们摸透了人们趋吉避凶的心里。别说寻常百姓如此,那些有权、有钱的官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君不见,有多少达官显贵、富商款爷、明星大腕匍匐在大师的脚下,心甘情愿地送银子、送身子,到头来终归梦转千回一场空。  通过开班、授课、走访,高大师的名望逐渐高涨起来,找他咨询、求解的人越来越多。人的名,树的影,从前名不见经传的的高天启,如今可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了。当年饥不择食,来者都是客;现在是挑肥拣瘦,得分个三六九等。像邻居何大妈、王九叔那样的基本沾不上边儿了,他出手的都是非富即贵,就连好朋友赵吉求他都费劲。 共 68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阳痿能彻底治疗好吗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癫痫发作的诱发因素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七夕夜4

下一页:如果19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