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揭开粤桂跨省盗卖尸体案背后的黑色利益链

2018-12-06 20:17:16

揭开粤桂跨省盗卖尸体案背后的黑色利益链,

摊派“火化指标”下的畸形产物揭开粤桂跨省盗卖尸体案背后的黑色利益链

粤桂跨省倒卖尸体案:下葬尸体不翼而飞,竟被邻省官员买走完成火化任务

■据买尸者均向警方供述,购买尸体是为了完成镇里的火化任务。镇里每个月都有火化任务,但当地群众经常偷偷将死者土葬,镇里无法强行挖出来火化,只好通过购买尸体的方式,送到殡仪馆顶替当地死亡居民火化。在案发地区已形成一条从偷尸、贩尸到顶替火化的畸形黑色利益链

新华社广州11月24日新媒体专电(“新华视点”邱明、张周来)震惊全国的广西北流“官员买尸”案件已有进展:北流市检察院日前以涉嫌盗窃尸体罪,向法院提请公诉。

入土安葬后的尸体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终竟被邻省的官员买去完成火化任务。近年来,两广交界地带发生了一系列跨省倒卖尸体案件。

调查发现,由于一些地方摊派“火化指标”,在案发地区已形成一条从偷尸、贩尸到顶替火化的畸形黑色利益链。

拍案惊奇,跨省盗卖尸体成了“一门生意”

在广西北流“官员买尸”案件中,据犯罪嫌疑人钟某富交代称,他已在当地几个镇偷了20多具尸体,运到毗邻的广东化州、高州等地,以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何某明、董某庆等人。

据警方调查,何某明是广东省高州市荷花镇政府社会事务部主任,董某庆是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政府综治办副主任,两人均负责当地的殡葬管理工作。

调查发现,偷盗尸体并非个案。近年来,在广西北流、岑溪、藤县、苍梧等地乡镇农村,不断有群众反映已下葬的死者土坟被人偷偷挖开,尸体不见踪影。一些地方死者下葬后亲属们不得不在荒郊野外长期搭棚守护,以防尸体被盗。

广东省政府2006年下发的一份文件显示,个别地方出现与社会不法分子互相勾结,盗墓挖尸、买卖尸体顶替火化等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今年8月,在广东茂名市电白区树仔镇,多起盗墓偷尸案引起部分村民恐慌。据当地通报,偷尸者竟是该镇葬改队队长黎某,其交代5年内偷了至少17具尸体。

偷尸完成指标,任务吃紧打“催货”

在多例盗卖尸体案情中,偷尸-运输-交易-买通地方殡改办-顶替火化-下葬,一条畸形黑色利益链隐形其中。

在近发生的北流偷尸案中,买尸者均向警方供述,购买尸体是为了完成镇里的火化任务。据董某庆交代,那务镇每个月都有火化任务,但当地群众经常偷偷将死者土葬,镇里无法强行挖出来火化,只好通过购买尸体的方式,送到殡仪馆顶替当地死亡居民火化。一看完成当月火化任务吃紧,他们就会催促钟某富“供货”。

在另外一些案件中,还出现了殡葬管理干部再转手倒卖的现象。此前在2005年,广西钦州市警方也曾侦破一起粤桂跨省贩卖尸体案件,据查,钦州市多名民政系统殡葬管理人员参与其中,策划贩卖100多具尸体。一具尸体以三四百元的价格卖到广东化州,再以每具两三千元的价格卖给一些乡镇的殡葬办(殡葬执法队),殡葬办再高价转卖给当地不愿意火化死者的家属,用来顶替死者送往殡仪馆,其间医院、火葬场等环节还收取数额不等的“中介费”。

而在广东电白,据当地群众介绍,当地还流传着“土葬潜规则”,偷尸者两头牟利:先把尸体偷走,到火葬场烧掉办理火化证,再将火化证卖给需要土葬的死者家属,并且包办入土下葬,价格则根据死者家庭经济情况不等,5000元。

一位茂名基层官员告诉,当地土葬习俗“根深蒂固”,群众对火葬抵触情绪很重,火葬任务完成压力大,一些人铤而走险,动起了买尸顶替的歪主意,一些监管负责人谋利之余还能完成火葬任务,也参与其中,久而久之形成了“地下产业链”。

摊派指标,部分地方推行火葬“走样”

这些民政殡葬监管人员为何走上了买尸顶替的犯罪道路?调查发现,除了部分群众对火葬抵触情绪大等原因外,一些地方简单粗暴的殡葬改革推广方式难辞其咎。

在广东,因为人口稠密、土地资源紧缺,殡葬改革极为迫切,该省绝大多数区域已划为火葬区。《广东省殡葬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在火葬区,实现应火化的遗体100%实行火化。近年来,广东建立起省、市、县、乡镇(街道)四级联动的监督管理体系,层层签订目标书,实际火化率多年保持在90%以上。

调查发现,这种监管体系到了一些地方基层就“变形走样”,考核殡葬改革工作简单成了“唯火化率至上”,“一刀切”。

例如,化州市政府的多份通报显示,当地完成火化任务,离“火化率不要掉下来,新坟不要冒出来”的目标要求差距较大,为此要“全力以赴,努力提高遗体火化率”,并严格执行领导问责和“一票否决”制度。每月对火化率进度排名通报,把目标任务分解到部门和个人,具体与年终考核挂钩、与福利奖金挂钩、与评选先进挂钩。

一些基层官员表示,考核“一刀切”,工作管理是方便了,但基层抵触情绪更大,“人还没死先定要死多少人”的统计方法,更容易造成一些地方一边收取高额罚款默许群众违规土葬,一边弄虚作假完成火化指标等行为。

在北流偷尸案中,买尸官员向警方供述,他们的行为已向领导汇报,“领导表示同意”。而在采访中,化州市那务镇分管殡葬工作的镇干部、化州市民政局殡葬管理股负责人等多位当地官员,均以“买尸是个人行为”“不清楚情况”等理由推脱采访。

高州市荷花镇分管殡改工作的镇党委委员黄国志也否认自己同意过下属的买尸行为,但承认对于火化率的追求已成为殡改干部的压力。高州市政府负责人对此表示,黄国志已被停职检查,当地将开展殡改工作专项整治,全面开展自查,并进一步规范殡改工作流程,完善相关规定,落实监管,堵塞制度漏洞和监管漏洞等。

恐龙骨架模型
铑粉回收
电子回收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