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心药在搜狐网昼伏夜出揭秘背后利益链

2019/05/14 来源:安阳信息港

导读

新华视点:揭秘络“黑药店”乱象新华北京7月28日电(“新华视点”)近期不断接到大众举报,反应当前络“黑药店”横行,有的被药监部门暴光数月

新华视点:揭秘络“黑药店”乱象

新华北京7月28日电(“新华视点”)近期不断接到大众举报,反应当前络“黑药店”横行,有的被药监部门暴光数月后,仍堂而皇之地继续经营,药品安全堪忧。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统计显示,截至7月12日,我国经批准、可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药品交易服务的站只有27家。络“黑药店”多如牛毛为哪般?一些知名站因何为“黑药店”大开方便之门?上药品交易如何有效监管?“新华视点”对此进行追踪调查。

“黑心药”公然在门户站“昼伏夜出”

随便打开页,搜索“高血压”“乙肝”等关键词,会弹出许多卖药站或店,其中一些门户站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推手”。

在搜狐首页右侧看到多个卖药广告链接,点击“精彩推荐”栏下的“风湿类风湿--医讯”,弹出制作精美的北京协和医学院附属风湿骨病康复中心站,称中心汇集国内外专家,历经8年耗资六千万研制成功“全球成功治疗风湿类风湿的药”风湿骨痛胶囊,该药是“通过国家药监局批准治疗风湿的中药保护品种”“入选国家中南海老干部疗养中心的‘药’”,每疗程(30天)订购价630元。为证明真实性,站还提供了批准文号和“国家药监局查询”的链接。

点击链接后,弹出的却是一个假冒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药品查询的页,表面上看与官方站相似,但实际上IP地址和页内容不同,其药品批准文号归安徽精方药业所有。打向安徽精方药业公司查证,对方表示这家站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又找到北京协和医学院,该学院党委宣传部有关人士答复:“学院没有什么附属风湿骨病康复中心,纯属冒牌。”

随后点击另一链接,进入“中国国际强直性脊柱炎科研部”站,称其联合美国公司,研制成功“辉瑞·康肽素”,该产品由“英国国防部军事科学医学研究总院”等联合推行,“成功治愈200多万例”,一疗程(50天)价格为1180元。但是查证发现,其提供的“国家药监局查询”链接地址同样系伪造。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络“黑药店”一般是昼伏夜出,同一链接,白天点击时为正常的健康站,晚上则“现出原形”,到周末干脆“昼夜活动”。

发现,搜狐绝不是孤例。其他一些知名站也存在类似问题。拥有互联药品交易服务资历的上海华氏大药房公司电子商务部经理唐燕青直言不讳:“由于违法成本低、利润大,未经批准就卖药的站比比皆是,极具欺骗性。”

为遏制络“黑药店”泛滥,近年来相关部门不断加大曝光、关闭力度,今年5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曝光30家发布虚假药品信息、销售假劣药品的站,但络“黑药店”仍然红火。

7月26日,按被暴光的地址逐一登录发现,仍有14家正常营业。一些站发货信息显示,每天都有邮寄出去的药品。在“中华痛风康复”上,号称“中国痛风康复工程指定用药”的假劣药品“痛风克·通痹胶囊”仍在销售。订购拨通后,一男士热忱地推销,称药品为“国药准字号”“可根治痛风”,原价1180元一个疗程(一个月),现只需580元。

揭开络“黑药店”背后的利益链

调查发现,“黑药店”站屡禁不绝原因在于违法成本低,一些络服务商和知名站为逐利“推波助澜”。

据悉,目前我国开办站,1元钱可注册一个域名,租用3G容量的服务器空间一年费用不到300元,而卖假药利润巨大。

追踪发现,上“黑药店”卖的风湿骨痛胶囊30天药量价格为630元,其盗用批准文号的安徽精方药业生产的风湿骨痛胶囊,30天药量市场价仅为约200元。二者价格相差悬殊!

一些门户站疏于审查,或默许“黑药站”链接,背后有何利益?

搜狐负责北京地区广告营销的工作人员告知,首页上方的文字链接,报价为每天2万元,而右边的文字连接,报价为每天约1.5万元,可7折优惠。当然,报价是针对一般客户,但“黑药站”显然钻了空子。

近期,武汉警方查抄了3个制售假药窝点,受害者达3000多人。其中,一家名为北京国际风湿骨病研究院站上销售的假药,被包装成能彻底根除风湿骨病的“神药”,而搜索引擎服务商竟成其“帮手”。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互联用户每点击一次,假药站须向百度支付约12元,费用越多排名越靠前,这个团伙卖假药总销售额40多万元,其中竞价排名竟花了约30万元。

除开办站外,店也成为上“黑心药”销售的重要渠道。在淘宝开店的蒋小姐向演示,可顺利将假药销售信息在其店发布。

“虽然有关部门审批要求严,但开一家络‘黑药店’并不难。”正规络药店“金象”总经理牛征曌说,不法分子通过建站或开店情势,虚假宣扬并销售假劣药品,乃至为诱骗更多人上当,购买知名站广告链接或竞价排名服务。

上“黑药店”危害大 政府监管需下“猛药”

针对络“黑药店”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言人颜江瑛接受采访时表示,打着医疗机构的旗号,利用消费者治愈疑难杂症的迫切心情,用的语言夸大疗效,基本采取转账付费、邮递寄药的方式,无法面对面见到所谓的专家或者医生,这些都是非法站的特征。

“审批站售药资历时有一个前提,即必须具备实体药店。”颜江瑛说,类似“XX糖尿病研究所”“XX高血压防治医院”“XX肿瘤治疗研究机构”是不可能获得上售药资格的。消费者应该到经批准的合法站购买药品,并且是非处方药。

对仿冒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站链接、“移花接木”药品名称和批准文号等做法,颜江瑛表示,消费者要高度警惕,络“黑药店”提供的假链接地址,与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站的地址是不同的。

络“黑药店”泛滥,药品安全隐患多,导致危及百姓生命健康的事件时有发生,大众呼吁有关部门加强专项治理,进一步完善监管制度。

有关人士认为,络“黑药店”发现难、查处难,主因还在于监管乏力。“当前政府相关部门监管不明确,部门和地区间缺乏协作打击机制,难以协力实施重拳出击。”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药品市场监管处处长谢伟表示,“如果像‘络扫黄’那样整治,络‘黑药店’就会无处遁形。”

颜江瑛坦言,互联存在虚拟性,被查处的非法站换一个名字可能又重新注册,这是全世界打击互联销售假药面临的共同困难。她表示,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对互联进行密切监测,一旦发现非法药品站,就及时向社会公布并移交相关部门。为加大打击力度,目前已建立打击制售假药部际协调联席会议制度。

“打击络‘黑药店’,必须规范和查处络服务商。”天津市法律专家潘强建议,政府部门在查处络“黑药店”的同时,必须强化对门户站的审查追究,加大惩处力度,斩断上制售假药的利益链条。(执笔刘元旭、李舒;参与叶建平、仇逸、黄小希)

痛经怎么调理根治
经量多有血块的原因
月经后期有血块怎么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