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道法自然

2018-10-13 09:06:46

坐落于黄河之滨的白云观可谓金城道教圣地之一。素以求签问卦极为灵验而远近闻名。龙年二月二,陪同女友前往观内祈福。前脚入得大门,后脚尚未抬起,一个电话,一句不知出自何处的调令,人已被空降发配。真所谓: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况当反补贴规则与实践时正处窘境,何谈华盖之运。遂息此前之冲动气盛而诸事必慎。俗生碌碌,时光荏苒,一晃大半年又过。前几日恰逢闲暇,带着类似于当时进门后的心情,故地重游。观内景象多像往常一样,大概因建筑是相对静止的缘故。独于庭前见一盆栽石榴,黄叶将尽,却有一果孤钓大地。颇具意境。

位于定西市南郊的玉湖公园,亦即城隍庙所在地。当年高考结束,第一次去隍庙。当时还是收门票的。门卫不论香客游客,只顾售票。成年后第一次孟浪撒野,只将那人气得驱车穷追。十多年过去,公园免费开放,不知其人此时安好。近时再次拜谒城隍庙,和往常一样,在观瞻《过零丁洋》和《正气歌》感念文天祥公浩然正气的同时,再次为墙面檐间民间艺人的绘画作品所吸引,为他们巨细相合炉火纯青的大手笔所折服。这些素未谋面的淳朴的艺术家们,或许是世代相传的手艺,或许是情有独钟的痴爱,在历史素材和个人文化的交汇中,闪烁出耀眼的艺术之光,通过一双巧手,运用泼墨挥毫的手法,描绘云霞飘渺的意境,细腻而不僵硬,粗犷而极富神韵。真正的艺术往往存在于民间,能用艺术的形式反映生活就成为文化。莫言起于布衣而获诺奖,画家多因游历而成佳作。候鸟湾当于此不无关系。

游园期间,时值深秋。昨夜寒风,一宿便枯了市内草木,憔悴的将蜷缩的绿叶撒了一地。严寒袭来,冬日降至。有心人将几盆秋日里的花草移到公园峻廷湾门庭之内,残绿洞藏,想是为减其雪冻之伤。避暴,自然之理也。而暴风雪后,农家菜园里的灯盏花却真如星星点灯般,几为这白色所湮没。避之不及,则受,自然之理也。如此异地而生,同景或死,命也。然经寒雪而不亡者,造化之奇也。这种神奇必有其理,只是难以参详。好比家乡果园中那株梨树,去岁冬日里树皮皴裂,雪漫枝头犹如花开。岂料今年夏天时却绿意盎然,硕果遍垂。自然之奇,自然之理也。

顺势而为,逆境而生。

自然之理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