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中有一盏灯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安阳信息港

导读

那一年,我在某监狱狱政处工作,经常下到各个监区检查指导工作。  冬季的一天晚上,我们驱车去五十里开外的一个监区例行检查工作。那是那个监区的临

那一年,我在某监狱狱政处工作,经常下到各个监区检查指导工作。  冬季的一天晚上,我们驱车去五十里开外的一个监区例行检查工作。那是那个监区的临时监舍,铁丝网围上几坐暂住房,就是个小监狱,条件非常简陋,不利于监管,极易发生犯人脱逃事件。上边也多次讨论要撤消这个临时监狱,可不知为什么始终没有撤消。为了加强对这个监区的管理,领导多次叮嘱我们狱政处要多下去检查勤督促呀。其实领导既使不督促,我们也不会含糊的。隔三差五,我们就去夜查一遍。  话说冬季的这天晚上,我们进入监区己是夜里十时了,按说这时除了警戒的武警在岗外,值班的干部都应该睡觉休息了。可是当我们进入犯人监舍时,却看见值班队长老李在给一名犯人拔颧子。这个老李跟我是同一批警校毕业的,他很有才华,曾有数篇有关监管改造的论文获过奖,但因为此人性格倔犟,常把“反腐”挂在嘴边,许多领导和同事不喜欢他。他的职务也越干越小,终于从机关的办公桌边被调到了基层犯人的床铺边,任职分队长,监狱里小的一个职位。我与他虽然是警校同学关系,但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见了面只有公事公办的几句话。“这么晚了,你不出号,给犯人拔什么罐子?”  我的语气严肃中含着不满。老李的口气也很生硬:“屋子太冷,犯人后背受了风寒,这么晚了,上哪找医生去?我不给他拔罐子,谁给他拔?”  我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监舍内外寻视检查了一圈后,我把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向他提了出来:“其他的还可以,这个,警戒线上的照明灯太少了,光亮太弱,不利于警戒视线的嘹望。现在虽然不是犯人脱逃旺季,但越是这样,我们越是应该引起重视。要尽快把这个警戒线上的灯喑的问题快一点解决了。”  老李没有回答说是,只是小声地嘀咕:“看着办吧,力争一下。”   “不是力争的问题,应该是必须要办。下次再来检查,发沈现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我拿你是问。”我冷冷地说完,率领几个部下打道回府了。   为了检验老李把我的话当回事没,隔了三天后,夜里我就去他那检查了。还行,警戒线上加了几盏灯,增大了光亮度,但距离我的要求还差得远。我问武警今天值班干警是谁?武警说是老李队长。今天不是他的班呀,他在这干啥?   武警说:“他队里的一个犯人今天接见后情诸不稳,犯人家里的孩子上学没有钱。老李正做他的工作呢?听说老李给那个犯人的孩子捐了钱。”   我向监舍走去,老李见我率领狱政处的几个部下又来了,他主动跟我汇报说:“警戒线加了灯了,咋样?”   我又冷冷地说:“不怎么样,那么多警戒线,你才加了这么几盏灯,任务完成得不好呀。”   这时,那个武警对我解释说:“王处长,别批评老李了,这几盏灯还是老李自己花钱买来安上的呢,老李跟监区汇报了,人微言轻,没有人重视。都认为多一盏灯少一盏没啥大不了的。”   我说:“那这也是老李的责任。下次我再来检查工作时,要是再发现警戒线上的灯没补齐,我还批评老李。”说完我们返身出了监舍。   一个星期后,天气奇寒,又刮着风雪。这种坏天气,容易发生犯人脱逃,我们为了加大对监区的监督力度,又驱车去了老李队长所在的监区。这次检查的结果,非常令我们满意。除了警戒线上加够了照明灯,犯人的监舍、伙房、卫生所、厕所等地方都加了灯,远远望去,如一小片灯的海洋。据那个武警介绍说:“老李队长为了灯的事跟监区领导急眼了,终于引起了重视。弄成现在这样,你们该满意了吧?”   我说:“非常满意。以现有的照明条件,满可以保证不跑犯人。”   检查之后,我们放心地驱车离开了这个临时监区。意外总是不经意间来临,我们的车刚走了半个小时,我接到了这个监区的报警电话。由于风雪太大,临时监舍的电线线路出了毛病,断了电,整个监区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警报就是命令,我们掉转车头,风驰电掣返回了老李所在的监区。  现场一片黑喑,临时加上的手电筒与腊烛,也象鬼伙似的。这对监管起不到任何作用。我后悔只是在警戒线上加了灯,没有考虑购电一台小型发电机,以备停电之用。后悔也无用,眼下的任务是命令所有在场干警把监舍包围起来。所有的在场的干警把监舍包围起来。命令电工尽快把电修好,还监区一片光明。风雪刮过,我头上的汗却下来了。现在还不知道犯人有无脱逃的。从停电到现在己是一个小时了。其间犯人趁黑脱逃易如反掌。完了,今天,将是我仕途上的一道坎,在我亲自检查监督的监区发生了犯人脱逃事故,我是逃脱不了干系的。我对监区的干警们一遍一遍高喊:“清点犯人人数。然后报上来。”  尽管我这么大喊,但我心里明白,这么黑的风雪天,怎么清点呀。只有听天由命了。正焦虑不堪,电修好了,全场一片光明。监区立刻清点犯人人数,报上的数字是正好,也就是说无一人脱逃。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失态地大声问老李队长:“这是真的吗?”   老李干净利落地回答:“报告领导,是真的。没错。人数正好。”   我走到犯人中间,激动地对犯人们说:“你们都是好犯人,这己证明,但我想弄明白,刚才天那么黑,你们为什么没有脱逃的?现场又没有一盏灯。”   犯人们沉默了一会儿,有一个犯人对我说:“处长,刚才现场有灯的。”这不是糊说八道吗?我励声问:“刚才的灯在哪?”   那名犯人说:“在我们犯人的心里。这盏灯就是我们老李分队长。还有你们,都是一盏灯,始终在我们犯人心里亮着呢。有这些灯温暖着我们,给我们照亮前行的方向,我们还跑啥呢。”   听了犯人的话,我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我向老李队长举起手,大声喊道:“请向我们这里亮的一盏灯-老李队长,敬礼!”   共 21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