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雷士照明CEO吴长江很少有人能读懂我的内

2019/05/14 来源:安阳信息港

导读

雷士照明CEO吴长江:很少有人能读懂我的内心_腾讯·亚太家居■1998年,在惠州创办雷士照明[4.29%]有限公司。 ■1999年,雷士

雷士照明CEO吴长江:很少有人能读懂我的内心_腾讯·亚太家居

■1998年,在惠州创办雷士照明[4.29%]有限公司。 ■1999年,雷士在中国照明行业率先提出“商业照明”概念。 ■2000年,雷士家品牌专卖店开业,开创了中国照明行业品牌专卖模式。 ■2005年,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及董事会所有委员会职务,于一周后在经销商力挺下重回雷士。 ■2006年,赛富亚洲向雷士注资2200万美元。 ■2008年,高盛注资3700万美元,赛富亚洲增资1000万美元,总持股比例达30.73%,超过持股29.33%的吴长江。同年,“雷士”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总局认定为。 ■2010年,吴长江当选“广东省十大经济风云人物”。同年,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赛富亚洲的股份由30.73%摊薄至23.41%,高盛持有的股份则由9.39%摊薄至7.15%。 ■2011年,施耐德电气从雷士照明6位股东处共获得公司9.2%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同年,雷士照明获国际权威认证机构SGS授牌,产品可直通全球市场。 ■2012年,吴长江突然宣布辞去所有职务,并于三个月后以雷士照明临时运营管理委员会负责人身份再次回归。 2013年,吴长江被任命为雷士照明CEO。 从2005年的忍痛短暂出局,到去年6月份跟资本方的强硬对抗,作为中国照明品牌雷士照明曾经的董事长、现在的CEO,很难有一个词语能准确地概括吴长江。 直到8月1日上午九点半,当面色红润、身着一件清爽条纹衬衫的吴长江再次坐在商报面前,短短一个小时的交谈,从回应重返疑云,到细数他对雷士的感情,在如今的吴长江身上,再难看到他跟资本方碰撞时的“狠劲”,亦或是他当初笃定要重返雷士董事会时的“疯狂”。 他说:“从去年到现在,在被媒体报道得沸沸扬扬的有关雷士的各种背后,很多人关注的只是事件,却很少有人能读懂我的内心。” 淡然 “现在重要的是我回来了” 再一次广泛受到关注,是在去年5月25日,时任雷士照明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的吴长江突然宣布辞去所有职务。随后,赛富投资的阎炎接任董事长之位,施耐德电气的张开鹏则担任雷士CEO。 这一突然之举引来诸多猜测,关于吴长江与资本方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直到一个多月后的7月12日,吴长江通过微博首次回应“辞职是受董事会逼迫”,彻底将矛盾公开。 “从去年到现在,在被媒体报道得沸沸扬扬的有关雷士的各种背后,很多人关注的只是事件,却很少有人能读懂我的内心。”在商报面前,当吴长江回忆起这起震动中国企业界的纠纷时,说出了这样的感慨。 “雷士是我一手创办,就像我的孩子,或许在别人看来,没有雷士不过是少了一个挣钱的工具,但对于我而言,没有雷士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他说。 回忆起去年离开雷士的那几个月,吴长江一度呆在酒店茶饭不思,不想说话也不想见人。长期以来奉行笑脸迎人的做人原则,也在那一刻一度产生怀疑。而为了能够让他回到雷士,经销商和雷士员工也在采取行动,甚至包括罢工在内的极端行为。 “有人猜想这是我策划的,但坦白说,我确实知道这些事,但我凭什么去发动这么大一批人。这不过是大家看重我的为人,支持我罢了。”他说。 时至今日,当重归雷士后的吴长江再次站在公众面前,年近50的他除了直爽之外,更添几分感性。 “中间的细枝末节早已不再重要,很多事情再争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现在重要的是我回来了,我能继续在雷士做事。”他坦言。 如今,他的梦想是关掉,陪家人到一个有山或者有海的地方,安静地陪家人玩几天。“其实很多时候,我知道,那怕是我跑出去玩几天,当雷士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也不会停止运转,但我就是停不下来,只要我在一天,心里就一直系着雷士。”他说。 真诚 “必须要对他们负责到底” 在吴长江回归雷士之后,当经历过种种波澜,事实是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 除了在他的坚持下,雷士总部大部分部门已经从广东搬到重庆之外,从14个月之前的董事长变身为如今的首席执行官,吴长江的身份也经历了从创始人到职业经理人的“天地”变化。 “你说有什么变化,我认为没有变化。”当商报追问吴长江的内心是否存在落差时,他突然提高了音调。 “任何头衔都是虚名一个,我在乎的是我还在不在雷士,现在的雷士还是不是我当初创办它时,设计好的样子。”说到这里,吴长江停顿数秒,“我很庆幸的是,我现在依然还在雷士,而雷士依然是我当初设计好的样子。” 事实上,当外界在解读吴长江之所以还能回归雷士时,将绝大多数原因都归结到那些从头到尾一直力挺他的经销商和员工们。 从2005年,他被当时雷士的其他两位股东“扫地出门”,再到去年的“被逼辞职”,谈到吴长江,很多人乐于将两者进行捆绑。而当纷争正在烟消云散,走进吴长江的内心,经销商和员工究竟在他心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有些企业家喜欢以自我为中心,但是吴总跟他们不同,他随时都是以大家为中心,考虑的永远是大家的利益和前途。比如与人为善,比如乐于分享,吴总在企业经营方面使用的往往都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但少有人可以真的做到。”雷士照明发言人石勇军告诉商报。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就在2010年6月,雷士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50多个高管团队的成员都获得了期权,这些人一夜之间成为了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而在经销商层面,吴长江向来推崇把经销商当员工一样关怀和管理。 另一个例子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照明企业普遍减少市场投入,经销商日子普遍难过。此时,吴长江拿出2亿元授信,帮助渠道商开疆拓土,授信对象包括全国36个运营中心和1500多个经销商,一些大的运营中心甚至得到近2000万元授信支持,且全部免息。这在中国照明行业堪称。 “我的员工只要穿上雷士的厂服,我就必须要对他们负责到底,对于经销商也是一样,只要他们心甘情愿加盟雷士,卖雷士的产品,我也会对他们负责。”吴长江说。怀揣如此信念,不难解释,在雷士历史上,数度发生过吴长江掏钱给经销商,帮助经销商解决市场拓展、渠道建设等方面难题的案例,更不难解释,当吴长江面对与股东的反目、与资本方的矛盾,总是会有一大批忠心耿耿的经销商站出来与他共进退。 在吴长江的内心深处,企业管理的精髓说到底就是为人处世之道,“经销商和公司的员工之所以会尊重我,是因为他们知道即便他们对我、或是对雷士有什么意见,也能大胆直言,不用担心我打击报复,我希望我们之间的相处能和谐融洽,每个人都能容得下他人批评。” 感恩 “做好事不要为了赢得声誉” 观察雷士,很容易发现雷士在经营管理方面的独特之处。 低调是其中明显的特征。正如吴长江,如果不是过去两次事件,作为中国照明品牌的创始人,他极少在媒体露面。 “名声都是虚的,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埋头干实事。”当商报让吴长江概括雷士的管理精髓,他表达的态度跟他对头衔的态度惊人一致。 “雷士从创始到现在,在打造品牌的过程中,尽管必要的宣传肯定会有,但我们从来不请明星当代言人,在企业动作之外,我们从来不请媒体报道我们的公益行为。我认为,做好事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自觉之举,应该不求回报,做好事不要为了赢得声誉,否则一开始就违背了做好事的精神和初衷。”他说。 即便雷士一路成长至今,但在吴长江的内心深处,一直坚持要远离作秀多干实事的企业经营理念。吴长江介绍,“比如陈光标,我认识他,还跟他一起出席过活动,但我客观地讲,他就是典型的作秀老师,这种作秀在很多时候会让人产生反感,让人觉得你做好事的动机不纯,我不想雷士也成为这样的企业。” 所以他会时常告诉员工,不要为了达到什么目的去做好事,要从内心深处培养一种爱心,这种做人做事的态度会感染你身边的人,会感染你的客户,会推动雷士这个品牌深入人心。 崇尚仁义的儒家思想,在低调做人之外,吴长江还强调感恩。直到现在,他时常会提起他在2005年遭遇股东纷争艰难的时候,曾有一位素昧平生的美籍华人,和他次见面后,得知他的艰难处境,就在没有任何抵押的情况下借给了他2000万元,“我会永远记得那些曾经给过我恩情的人,他们都是我做人的榜样。” 对话 做世界品牌 并非是把产品卖到世界 重庆商报:您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吴长江:我的目标从创办雷士那一刻起就没有变过,就是把雷士打造成为一个世界品牌。可以这么说,今天的雷士一直在沿着我初的规划和设想在发展。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我都不会放弃雷士。 重庆商报:在您的理解中,要达到怎样的程度才能称得上世界品牌? 吴长江:做世界品牌并非是要把产品卖到世界去,而是要让全世界的用户都尊重你。我曾经看到一个品牌的服装,可能买一套要花掉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但这个品牌后来转去投资房地产和其他领域,财富虽然增加不少,但这个品牌终在市场上几乎销声匿迹。在我看来,一个世界品牌不仅要赢得尊重,更要专注、有心。 重庆商报:雷士距离世界品牌多远? 吴长江:现在距离我们的目标还很远,但目前做到中国照明行业规模已经算是迈出了步。就在前几天,全球的灯具公司的CEO带着他们的团队,主动到重庆跟我们谈合作。未来雷士会更多涉足国际市场,在这个过程中去树立和传播雷士的品牌和文化。

牛老板代理
工地洗车机出售
自动揉面机
标签